KD😘😘😘

夺冠系列1

我乱编的别上升
别上升
别上升
2017年6月13日晚,奥克兰。
杜兰特压抑着胸腔里翻涌的情绪,脸上带着控制不住的笑意,运球静静等待那神圣的一刻。
甲骨文球馆的呼声一浪高过一浪,目光所及尽是流淌的金色和海蓝色。
他还有些反应不过来,直到詹姆斯过来拥抱了他,就在那一刻,他真真切切地意识到:哦,原来我们真的赢了。
他与詹姆斯告别,环视全场,有些涣散的目光在触及到那个疯狂庆祝的可爱小个子之后停下,兀自跌入回忆。
去年西决的失利,转会前的辗转反侧,被误判赛季报销的崩溃绝望,更多的是和这个大家庭共同的努力和拼搏。
还有很重要很重要的斯蒂芬·åº“里。
在来到勇士前的这些年里,他的生命里似乎只有篮球和为数不多的亲人,在贫苦的成长环境下,铸就了他的善良和虔诚。
可是万能的主教会他如何待人接物,为他人着想,却没能把“善待自己”这一条准则印在他稚嫩的心上。
2016~2017赛季于杜兰特真的过份坎坷,不断的有人骂他“懦夫”或是痛斥他“投敌抱团”,这些言论就像大山一样压得他喘不过气。
他其实从未是一名铁血战士,甚至还是个孩子。善良又缺乏安全感,他不断不断地努力,不止为了梦想和生存,还希望能让其他人满意。
在他小时候,调皮捣蛋时,温柔却严厉的母亲总会去教导他改掉一些坏毛病,彼时他还不知道为什么要这么做,甚至只傻傻的觉得“既然我这样做会让妈妈开心”就去做了,一个在艰苦环境下的小孩就这样成长着。
所以他在面对指责时总会表示自己会努力改正然后做得更好,而不是义愤填膺。
所以他一直在做别人眼中的自己,虽然遍体鳞伤还坚定地走着,脚下不停,心中却泥泞潮湿。
然后仁慈的主让他和库里并肩了。
印象最深的就是今年的伤病,当时的杜兰特时极度不安的,他担心着自己是否还能继续打球,同时一闲下来也看到了那些平日里故意忽略的言论。
他看见那些简单的字母拼出让自己心碎的语句,他每天都在身体和心理的双重压力中挣扎,明知道会生气伤心还是会去看,去想“为什么他们都讨厌我?”
这种千夫所指的情况和他所追求的全然相反,他却偏像自虐一样地去看,然后从来都不太灵光的大脑得出“我烂透了”的悖论。
那段时间杜兰特甚至对篮球产生了一点厌恶。
“凯文的状况很糟糕”,别人也许不明白,但是库里就是知道。
于是他来到杜兰特家里看望对方。
按照那个傻大个的性格,他会装作若无其事,以笑脸迎人。但是任谁看他的演技都过于拙劣了些。
他们并肩坐在沙发上,库里什么都没有说,只是凝视着对方憔悴的神情,心里突突得疼。
他真的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想去保护和拥有一个比自己还要高大的男人,但是这种感情一旦产生了,就很难消逝。
他认栽了,伸出手把杜兰特低垂的脑袋揽过来,狠狠地吻上对方的嘴唇,不停厮磨辗转,看见他眼睛里掩饰不住的惊讶。
库里放过他的嘴唇,用低哑的声线在杜兰特耳边说,“我可以拜托你一件事吗?”他感受着杜兰特略微的颤抖“你能对那个叫凯文·æœå…°ç‰¹çš„家伙好些吗,他这样让我很心疼。”
库里的话像是羽毛在杜兰特耳边挠着痒痒,却能刺激得他眼眶发酸。
然后他与库里对视一眼,再也忍不住某种情感,急迫地贴上对方的唇,只来得及吐出一句“斯蒂芬”,就试探着将舌头抵在他的牙关。等待着某种渴望已久的回应。
库里眼里噙着笑意反客为主,伸出舌头舔吻杜兰特的牙床,舌尖接触的那一刻两个人都感到由衷的满足。
原来,他们已经渴望对方那么久。
两个血气方刚的男人就在沙发上替对方抒泄了压抑已久的欲望,一切似乎是那么的顺理成章。
发泄后的杜兰特疲惫不堪,很快陷入了梦境,这是他这么多天以来睡得最安稳的觉。
等他醒来,旁边的热源已经不知所踪了,桌子上放着一张便签,歪歪扭扭地写着“看你睡得很好就没忍心叫醒你,我还要去球场训练,就先走了~又及:你睡着的样子很可爱💓”
杜兰特盯着那张便签看了很久,直到眼睛都干涩了才起身把它夹在自己的日记本里。
这好像就是他们“确定关系”的纪念日。从那以后,库里会经常带着他去看电影,品尝美食,欣赏奥克兰的夜景。
他们也分享了许多甜蜜的吻,杜兰特不是没有谈过恋爱,只是从没有这种心里鼓鼓胀胀,满足得即使下一秒死去也心甘情愿的感觉。
他这才发现,原来自己错过了那么多美好的事情,而库里带他体验了这一切。
不管他们这段背德的感情最后会结出怎样的果实,他都愿意去品尝。
现在他只想去珍惜幸福的每一分钟。
况且,他们已经是冠军了不是吗?
这件事情已经足够取悦漫长的休赛期了。



(写着夺冠却和夺冠没啥大关系😂)

圣诞大战衍生 #杜库杜无差#

Kevin Durant 坐在街边大口喘气。
他在湾区租住的房子旁有室外篮球场,这是他特意找的。即使容易被认出来也无所谓,经历了一个夏天的流言蜚语,他需要发泄。
这次的选择很冒险,但他只知道自己从未如此渴望去做一件事情。
心底总有一个声音:遵循自己的内心。
这就是代价了。
汗水混合成大片从脸颊滚落,冬日的晚风从来不温柔,刀刮似的。
他的心却没能平静。
今天是圣诞节,本应回家和母亲共同度过,享受为数不多的亲子时光。但此时,他只想逃避。今天的比赛一团糟,最后Jefferson狠狠的将他绊倒在地时,脑中反反复复出现的还是斯蒂芬落寞的背影。
他输了,溃不成军,让Stephen失望了,那么好的Stephen.
反复纠缠的风令他更加烦躁,索性低下头闭上眼,白天比赛时的场景就浮现出来,最后又回到斯蒂芬脸上。
心中不知名的情绪不断翻涌,竟然开始有些胃痛——算起来,已经有两天没有好好吃过饭了啊。他尽量地蜷起来,用长臂环住双腿。
街边没有多少人,大家应该都在温暖的火炉旁吃着火鸡,毕竟是圣诞节。
可他对这该死的节日没有一点好感,早在十几年前,被生活折磨,被命运戏弄。
然后他的教练死于非命,也为他唤醒了从未有过的叛逆念头。
他有了第一处纹身,学会了借酒消愁,懂得了如何控制自己的情绪,不再对母亲无话不谈。
也许就是长大了,一夜之间。
天空飘起了雪,雪花落在过于灼热的肌理上另寒冷的感觉愈发强烈。
于是他开始想念Stephen,莫名其妙的。
他像孩子一样天真,像天使般圣洁。在篮球场上却有绝对的霸气和统治力,总能带队击垮对手。
他有黄绿色的眼睛,那双眼睛似乎永远流淌着清澈的水波,Kevin 总是不能直视那对眼睛。
他有充满磁性的声音,叫“Kevin”的时候有摄人魂魄的意味。
Kevin 逼自己从这想象中脱身,因为Stephen 有着自己的家庭,他甚至有两个可爱的女儿。
上帝作证,她们真的和Stephen 长得很像。
渐渐地,Kevin视野中开始变白,他准备离开了。
就在准备起身的那刻,后背突然地被什么压住,还等不及他有所反应,一双手就遮住了视线。然后是熟悉的声音,“Guess who I am ?”
Kevin 的心脏突然剧烈的跳动着,摧枯拉朽般带动身体的每一个细胞跳动。他听见自己沙哑的声音,“I know it's you,Stephen.”
然后他迫不及待地拿开Stephen 的手,转头看到那张令他失神的面孔。
他带着顶红色的毛线帽,颈间还胡乱的缠绕着一条红围巾,那和他的肤色很衬。
他只微笑望着Kevin,不语。
四周静得似乎能听到雪落地的声音,Kevin 却突然地鼻尖泛酸,心里的想念和委屈倾泻而出,他开口,"I miss you so much,Steph,didn't you know?"
那人虽然平时幼稚,却也实实在在地是一名爱人和父亲,好像是比总在伪装,试图把自己变成外界评价的那种“硬汉型球员”的Kevin 懂的多。
他经得起大风大浪,能够带队走出低谷,而此刻,他就是Kevin 的救赎。
Stephen将难得袒露脆弱一面的大个子揽入怀中,像对方平日里对自己做的那样抚着Kevin的脑袋。
Stephen一直认为对方是一个神奇的人。
球场上肆意迸发的荷尔蒙,场下对话里流露出的真诚和羞涩都另Stephen着迷。
Kevin是一个笨笨的大个子,Stephen总会这么想。
然后他似乎忘了自己已为人夫,为人父,他迫使Kevin抬起脑袋,给了这个比自己高了足足二十公分的傻小子一个额吻。
然后,他如愿以偿地从Kevin瞪圆的眼睛中找到了自己的倒影。
"I miss you too,my dear Kevin."
像是回到了青涩的少年时代,他才十岁,在AAU的赛场上对看着自己投篮的Kevin,一眼万年。
也许这就是命运,遇见一个人,错过他,找到他,再爱上他,阴差阳错,一场甜蜜的折磨,却甘之如饴。